霍光

霍光(?-前68年4月21日),字子孟,西汉河东郡平阳县(今山西省临汾市)人,政治家,麒麟阁十一功臣之首,名将霍去病异母弟,昭帝上官皇后外祖父,宣帝霍皇后之父。先后任郎官,曹官、侍中、奉车都尉、光禄大夫、大司马、大将军等职位,封博陆侯,谥号为宣成,是以又被尊称为博陆宣成侯。历经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朝,期间曾主持废立昌邑王。宣帝地节二年霍光去世,过世后第二年霍家因谋反被族诛。

霍光本人身高七尺三寸(约折合1.68米),皮肤白皙,眉目疏朗,胡须很美,是当时有名的美男子。他常被人和伊尹并提,称为伊霍,后世往往以“伊霍之事”代指权臣摄政废立皇帝。

生平

少年时期:名将幼弟

霍光的父亲霍仲孺是河东郡平阳县的县吏,前141年前后在长安平阳侯府的时候和府中侍女卫媪之女卫少儿私通生下霍去病。霍仲孺回平阳侯国,和卫少儿不再来往,后另娶妻生霍光。

建元三年(前138年),陈皇后之母大长公主刘嫖因嫉妒被冷落了一年的宫女卫子夫怀孕,绑架了正在建章当差的卫青(卫子夫之弟)意图杀害,汉武帝知道后很生气,封卫青为建章监,和其兄卫长君同为侍中,三姐卫子夫为夫人,二姐卫少儿也因此得以嫁给西汉开国功臣陈平曾孙,时任詹事一职的陈掌。

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拜骠骑将军之职,在出击匈奴的途中,被河东太守出迎至平阳侯国的传舍,并派人请来霍仲孺与之父子相见。霍去病替霍仲孺大量购买田地房屋和奴婢后离去。霍去病此次出征凯旋时,再次拜访霍仲孺,并将异母弟弟霍光一起带到长安照顾。霍光当时年仅十七岁,在霍去病的帮助下,先任郎官,随后迁任诸曹,侍中等职位。

元狩六年(前117年),霍去病去世。霍光升任奉车都尉、光禄大夫等职位,侍奉汉武帝左右,前后出入宫禁二十多年,未曾犯一次错误。因此得到汉武帝的信任。

武帝末年:托孤重臣

征和二年(前91年),卫太子被江充以巫蛊之祸逼死后,汉武帝决定立钩弋夫人之子刘弗陵为储君,并计划令霍光辅佐。武帝令宫中画师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图》赐给霍光,暗示他准备辅政。后元元年(前88年)侍中仆射莽何罗与弟弟重合侯莽通(马通)谋反,刺杀武帝的行动被金日䃅当场阻止,武帝派侍中驸马都尉金日䃅、奉车都尉霍光、骑都尉上官桀领兵剿除残党。随后于后元二年(前87年)武帝临终前两天,立皇太子即后来的汉昭帝,并任命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金日䃅为车骑将军,及太仆上官桀为左将军,搜粟都尉桑弘羊为御史大夫,皆拜卧内床下,受遗诏辅少主。一同辅佐时年八岁的汉昭帝。昭帝二年,以武帝遗诏,封霍光、金日䃅、上官桀三人为列侯。霍光被封为博陆侯但当时也有人提出异议,认为武帝根本没有留下封三人为侯的遗诏。

民国史学家吕思勉考据认为汉武帝托孤给霍光等人不足为信,所谓托孤之时所云“立少子,君行周公之事”和画周公辅政图相送其实为子虚乌有,他认为:

  • 霍光只是汉武帝身边的左右侍卫,只是供驱使的下人,怎可能被汉武帝如此重视而有托孤之重任?
  • 金日䃅乃匈奴人,实则为异族外人,托孤事关朝廷社稷不可能托付给一个与汉政权有杀父之仇的异族后代

其实汉武帝托孤没有问题,是朝中文武都知道的。汉武帝去世前立太子,并一并任命顾命大臣,当时丞相是年迈的田千秋(亦称车千秋),也有在顾命之列。昭帝即位后,由大司马大将军霍光主持朝政,田千秋从旁协助,昭帝和田千秋并没有否认武帝托孤这件事。

昭帝时期:权倾天下

霍光与同为辅政大臣的金日䃅和上官安都有联姻关系。金日䃅次子金赏的妻子是他女儿。另外一位辅政大臣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所娶则是霍光长女,有一女上官氏。上官安打算让时年仅仅六岁的上官氏做皇后,遭到霍光反对,于是转而走盖长公主的门路,成功实现目的。上官家族为了回报盖长公主,想将其情夫丁外人封列侯和光禄大夫,也被霍光驳回。霍光此前又曾多次阻止上官家族其他亲戚封官。双方因而结怨,成为政敌。此时的外朝领袖桑弘羊也因为与内朝领袖霍光发生激烈斗争,因此加入了上官桀的反霍光集团。桑弘羊在公元前81年盐铁会议上与霍光发生政见冲突,又因为同年霍光任命自己亲信杨敞为大司农,侵入了桑弘羊独占的财政大权,让桑弘羊愤而加入反霍光集团。

于是,上官桀父子联合盖长公主、燕王刘旦以及辅政大臣桑弘羊等共同结成反对霍光的同盟,假托燕王名义趁霍光休假的时候向汉昭帝上书诬陷霍光有不臣之心,并内外接应,做好准备打算一举擒杀霍光,但时年仅十四岁的昭帝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不予理睬,并安抚霍光,且下令追查上书人的来历。后来汉昭帝还下令如有人上书毁谤霍光者必追究到底。

上官桀等人见无法从昭帝处下手,便决定发动政变杀霍光,废黜昭帝,立燕王为帝。但计划泄漏,霍光族灭上官桀父子和桑弘羊,盖长公主和燕王旦自杀。此后霍光成为朝政实际上的决策者。

在昭帝时期,霍光得到汉昭帝的全面信任,因而得以独揽大权,他采取休养生息的措施,多次大赦天下,鼓励农业,使得汉朝国力得到一定的恢复。对外也缓和了同匈奴的关系,恢复和亲政策。

这段时期和后来的宣帝朝被合称昭宣中兴,史家认为西汉自文景之治后被武帝穷兵黩武政策所耗空的国力在这段时间得到了恢复。

昌邑王贺:伊霍废立

元平元年(前74年)夏四月癸未日,年仅二十二岁的汉昭帝忽然驾崩,他没有儿子。霍光迎立汉武帝孙昌邑王刘贺即位,但二十七日之后就以淫乱无道的理由报请上官太后废除了他。

众大臣上书孝昭皇后:

丞相臣敞、大司马大将军臣光、车骑将军臣安世、度辽将军臣明友、前将军臣增、后将军臣充国、御史大夫臣谊、宜春侯臣谭、当涂侯臣圣、随桃侯臣昌乐、杜侯臣屠耆堂、太仆臣延年,太常臣昌、大司农臣延年、宗正臣德、少府臣乐成、廷尉臣光,执金吾臣延寿、大鸿胪臣贤、左冯翊臣广明、右扶风臣德、长信少府臣嘉、典属国臣武、京辅都尉臣广汉、司隶校尉臣辟兵、诸吏文学光禄大夫臣迁、臣畸、臣吉、臣赐、臣管、臣胜、臣梁、臣长幸、臣夏侯胜、太中大夫臣德、臣卬昧死言皇太后陛下:臣敞等顿首死罪。天子所以永保宗庙总一海内者,以慈孝、礼谊、赏罚为本。孝昭皇帝早弃天下,亡嗣,臣敞等议,礼曰:“为人后者为之子也”,昌邑王宜嗣后,遣宗正、大鸿胪、光禄大夫奉节使征昌邑王典丧。服斩缞,亡悲哀之心,废礼谊,居道上不素食,使从官略女子载衣车,内所居传舍。始至谒见,立为皇太子,常私买鸡豚以食。受皇帝信玺、行玺大行前,就次发玺不封。从官更持节,引内昌邑从官驺宰官奴二百余人,常与居禁闼内敖戏。自之符玺取节十六,朝暮临,令从官更持节从。为书曰:“皇帝问侍中君卿:‘使中御府令高昌奉黄金千斤,赐君卿取十妻。’”大行在前殿,发乐府乐器,引内昌邑乐人,击鼓歌吹作俳倡。会下还,上前殿,击钟磬,召内泰壹宗庙乐人辇道牟首,鼓吹歌舞,悉奏众乐。发长安厨三太牢具祠阁室中,祀已,与从官饮啖。驾法驾,皮轩鸾旗,驱驰北官、桂宫,弄彘斗虎。召皇太后御小马车,使官奴骑乘,游戏掖庭中。与孝昭皇帝宫人蒙等淫乱,诏掖庭令敢泄言要斩。 取诸侯王、列侯、二千石绶及墨缓、黄绶以并佩昌邑郎官者免奴。变易节上黄旄以赤。发御府金钱、刀剑、玉器、采缯、赏赐所与游戏者。与从官官奴夜饮,湛沔于酒。诏太官上乘舆食如故。食监奏未释服未可御故食,复诏太官趣具,无关食盐。太官不敢具,即使从官出买鸡豚,诏殿门内,以为常。独夜设九宾温室,延见姐夫昌邑关内侯。祖宗庙祠未举,为玺书使使者持节,以三太牢祠昌邑哀王园庙,称嗣子皇帝。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节诏诸官署征发,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文学、光禄大夫夏侯胜等及侍中傅嘉数进谏以过失,使人簿责胜,缚嘉系狱。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乱汉制度。臣敞等数进谏,不变更,日以益甚,恐危社稷,天下不安。 臣敞等谨与博士臣霸、臣隽舍、臣德、臣虞舍、臣射、臣仓议,皆曰:“高皇帝建功业为汉太祖,孝文皇帝慈仁节俭为太宗,今陛下嗣孝昭皇帝后,行淫辟不轨。《诗》云:‘籍曰未知,亦既抱子。’五辟之属,莫大不孝。周襄王不能事母,《春秋》曰‘天王出居于郑’,繇不孝出之,绝之于天下也。宗庙重于君,陛下未见命高庙,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庙,子万姓,当废。”臣请有司御史大夫臣谊、宗正臣德、太常臣昌与太祝以一太牢具,告祠高庙。臣敞等昧死以闻。

霍光同群臣商议后决定从民间迎接武帝曾孙刘病已(后改名刘询)继承帝位。这就是汉宣帝。霍光效法殷商伊尹,行废立天子之事,从此后人合称为“伊霍”。

宣帝时期:祸萌骖乘

汉宣帝即位初,霍光表示要归政于帝,但宣帝没有接受,朝廷事务的决策仍先经过霍光过问再禀报皇帝。宣帝对霍光表面上很信任,但内心十分忌惮,与之同车时“若有芒刺在背”。霍光本人功高震主,为后来的全家族灭埋下了祸根。

汉宣帝即位后,没有依照群臣提议立霍光之女霍成君为皇后,而是委婉地以寻故剑的名义表示要立自己的元配妻子许平君为皇后。霍光没有反对,但以许皇后父亲许广汉受过宫刑的缘故反对汉宣帝依照汉朝惯例封后父为列侯。霍光的继室霍显对女儿没有成为皇后不满,背着霍光趁许皇后生产的机会买通医生淳于衍毒死了许皇后。许皇后死后,宣帝追究医生责任,淳于衍下狱受审,显害怕而向霍光坦白了此事。霍光惊骇之余,想要追究显的责任,但最终还是碍于夫妻情分替她掩盖了过去。霍成君最终被立为后。

地节二年(前68年)春三月庚午,霍光病重逝世,临终上书请分自己的两万户封邑中的三千户给其侄孙霍山,以继承其兄长霍去病的香火。

身后哀荣:全族屠灭

霍光死后,汉宣帝与上官太后一同到场治丧,将之与萧何相比,以皇帝级别的葬仪葬于茂陵。其葬礼上,有玉衣、梓宫、便房、黄肠题凑等葬具,以缊辌车,黄屋送葬。霍光遗孀显犹嫌不够气派,将霍光生前自己安排的坟墓规格扩大。

汉宣帝同霍光子侄关系逐步恶化,显毒杀许皇后的消息也开始流传。宣帝听到后并未开始调查,而是先采取措施提拔自己的外戚与霍氏的政敌担任要职,架空霍家子弟的兵权,汉宣帝先改霍光女婿大将军范明友为光禄勋,羽林监任胜为安定郡太守,又把霍光的姐夫张朔由给事中光禄大夫改为蜀郡太守,孙婿王汉为武威郡太守,长乐宫卫尉邓广汉为少府,这样夺取了他们的在首都的军权,扫清了霍家的外围势力。接着开始对霍家动手,改霍禹为大司马,无印绶,架空兵权,霍光的另一女婿赵平的兵权也被夺,霍氏人马,再也无法掌握长乐宫和未央宫的禁军。

霍氏家族惶恐之余,决定反击,霍禹打算杀了丞相魏相与宣帝的丈人昌成君许广汉,废黜皇帝,前66年七月,事情败露,霍禹被腰斩,霍云、霍山自杀,霍家一族遭到满门抄斩。至此,霍光妻子显及儿子、侄子、女婿等家人除女婿金赏因告发谋反一事被赦免外,全部被杀或者自杀,女儿霍成君也被废处昭台宫,十二年后自杀。长安城中有数千家人家被牵连族灭。当时人大多认为霍家功高震主,族灭之因在霍光辅政时期就已经埋下,谋杀许皇后和谋反不过是事件爆发的导火线。

霍家族灭以后,霍光之墓未被株连,依旧陪葬茂陵。

甘露三年(前51年),汉宣帝因匈奴归降,回忆往昔辅佐有功之臣,乃令人画十一名功臣图像于麒麟阁以示纪念和表扬,列霍光为第一,并为了表示尊重,独独不写出霍光全名,只尊称为“大司马、大将军、博陆侯,姓霍氏”

此后霍光一直为汉朝皇帝所尊奉祭祀。汉成帝年间,曾增加守墓人一百户。汉平帝元始二年(2年),以千户封霍光堂弟的曾孙霍阳为博陆侯,奉祀霍光。汉章帝时一度想封霍光后代为侯,因为找不到子孙而作罢。

后世评价及影响

正面评价

霍光废立皇帝,与商朝名臣伊尹放太甲于桐宫的故事相同,是臣子忠于社稷的行为。

霍光作为昭宣中兴时期秉政时间最长的执政者,对于这一治世的出现有着不可抹煞的功劳,他废昌邑王而改立的汉宣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杰出的统治者。

西汉末年,王莽同样权倾天下,废立君主。但王莽最终篡夺汉家天下,而霍光辅佐帝室,安邦定国,故史书往往将两人并提,以儆后人,分清真假。但亦有史家认为,两人所处的环境仅表面相同,不可一概而论。

争议和疑点

霍光废立昌邑王,当时也有人认为是昌邑王及其党羽没有准备好,没有及时除去霍光而招致的祸患。

后世权臣废立皇帝,为了掩盖动机,往往假称“行伊霍之事”。不过由于《竹书纪年》曾质疑伊尹事迹,加上后世行伊霍之事的往往都是图谋篡位之人,因此,很多人也对霍光的动机产生疑问。

近代开始,有史学家提出霍光本人为了扩大权力,逐渐侵害其他几位辅政大臣的权势,促成桑弘羊等人的废杀事件;而废刘贺立刘询也多出于霍光专权的个人用心。刘贺久在封国,广有党羽,不一定听从霍光的“辅政”,刘询长在民间,无依无靠,无法和霍光抗衡,当刘贺与霍光的冲突一触即发时,霍光因此废了昌邑王改立汉宣帝。

霍光被非议的问题又有以下几点:

  • 霍光一直称赞什么事都不管的丞相田千秋,其动机是田的行为方便他大权独揽,破坏了武帝当年临终安排多人辅政相互制衡的计划。
  • 盖长公主与燕王谋反一案中,桑弘羊等人存在疑点。
  • 汉朝封权臣幼子官职一直是惯例,霍光诸子也未例外,因此他反对桑弘羊为儿子求官的行为,不一定是出于汉书所说的高尚的动机。
  • 霍光本人曾将六七岁的女儿嫁给金日䃅之幼子金赏,这一点与汉书中说他以上官氏年龄太小反对立为皇后的行为存在矛盾。
  • 霍光为了其外孙女上官皇后独宠以生下汉昭帝的后代,默许太医借口汉昭帝身体不好而令宫中宫女皆穿“穷裤”。
  • 霍光等三人因武帝遗诏而封列侯的说法,早在当日就有王忽质疑,王忽也因此被霍光间接逼死,这一点表明,霍光和金日䃅桑弘羊等人的列侯爵位也存在疑点。
  • 霍光治家不严,其继室作出毒死皇后的鲁莽行径也被他轻轻放过。他的家奴在长安横行霸道,甚至曾打上御史大夫府第。汉乐府中也有“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之句。

参见

  • 霍去病
  • 汉昭帝
  • 金日䃅
  • 博陆侯
鹤轩的头像鹤轩
上一篇 2023 年 12 月 2 日 21:25
下一篇 2023 年 12 月 2 日 22:09

相关推荐